妓女引发的国难 唐朝为何对吐蕃无力还手

2016-09-05 13:24

  沉迷女色,误事,乃至误国。

  公元785年,唐德宗准备封大臣张延赏为宰相。然而在拜相诏令即将下发之时,当时的“天下第一名将”李晟跳出来反对,言辞激烈,德宗只得作罢。

  为何李晟要反对张延赏拜相?说白了,就是因为一个营妓。这个妓女生于何年、死于何月,是倾国倾城、风华绝代,还是能歌善舞、精通书画,史书均无记载,甚至连李晟、张延赏二人与其发生关系的来龙去脉我们也不得而知,只知道她叫高洪,是成都军营里的一名妓女。六年前,张延赏还担任剑南西川节度使(相当于军区司令)的时候,吐蕃和南诏联合进犯西川。当时的李晟也是节度使,受朝廷委派,从别处赶来西川。刚来时,张、李二人主客关系处理得不错,相处还算融洽。但是很快,李晟在带兵打仗、捍卫国土之际,阴差阳错地认识了高洪。稍后,李晟抓住机会,率军出击,很快大获全胜。趾高气扬的李晟凯旋时,偷偷带上了高洪。但保密工作没做好,事情让张延赏知道了。张气得暴跳如雷,立刻派部队将高洪追回。高洪本就是张延赏的,李晟不得不给。人是要回来了,但是李、张二人的梁子由此结下。于是当皇帝要拜张延赏为相之时,已身为中书令(名义上的宰相)的李晟坚决反对,由于他强大的影响力,反对有效。这件事使得李、张二人的感情自然更加“深厚”。一个营妓引发了两个男人的冲突,如果这两个男人都是普通百姓倒也罢了,问题是这两个男人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问题就不再简单。

  这个时候,李、张二人的老板唐德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德宗知道自己的两个得力助手不但面不和,心也不和,多多少少感到压力,就一直寻找机会想摆平此事。一次宴会,德宗又跟李晟、张延赏二人说了一通“夫妻和则家兴,将相和则国兴”的大道理,看着二人似乎上套了,就拿出一段非常名贵的绸缎,让二人分别系上,以表示和解。既然皇帝出面了,用绸缎打个结又不费多大功夫,于是二人都照办了。李晟意犹未尽,拍拍胸脯大嚷:“为表示诚意,我愿和张大人结为亲家。”皇帝一听非常高兴,还是兵哥哥爽快啊!他以为新版的“将相和”即可发行上市呢。可是张延赏却远远没有宰相肚里能撑船的风度,他断然拒绝!李晟和皇帝面面相觑。矛盾不但没有化解,反而严重恶化了。照理说,作为领导的唐德宗,如果想继续重用二人,今后还得努力做一番协调工作,然而历史告诉我们他不但没有做,而且在将相相争时还袒护张延赏,或许因为他看张延赏比较顺眼吧。既然将相无法和平共处、互惠互利,他就应该明白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应该将“鱼”置于他处,绝对不能使其影响“熊掌”发挥正常功能。可是很遗憾,他也没有这么做。

  最后,张延赏还是成了宰相。在对吐蕃的战争中,李晟不断获胜,但是由于德宗对李晟功高震主的疑虑以及张延赏的谗言,李晟的虚衔不断被拔高,然而实权不断地被剥夺,多数时间里只是按时朝见而已,山呼“万岁”之后便靠边站了。

  对于这种将相不和、君猜臣忌的情况,敌人的嗅觉往往是最灵敏的。机会不容错过!吐蕃遂派遣使者向德宗请和,李晟坚决反对,理由是凭他几十年的经验,深知“戎狄无信,不可许”。宰相张延赏则抱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的信条,极力驳斥李晟的意见,主张和谈。德宗呢,他素来对吐蕃抱有好感,而张延赏又素来是他最亲密的战友,自然同意会盟。可是就在双方相见,歃血盟誓,然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载歌载舞的时候,吐蕃突然撕下化装舞会的面具,把唐朝官吏抓的抓、杀的杀,唐军措手不及,几乎全军覆没,血流成河。 分页标题#e#

  悲讯传来,张延赏又怕又羞,一病不起,不久即一命呜呼。经此一劫,唐朝损失惨重,以至于在此后好几年里,尽管有李晟等战将拼命血战,唐朝对于吐蕃的侵犯还是只有招架之功而没有还手之力。德宗悔恨交加,郁郁不得终日。

  一名营妓,自然卑微不足挂齿,但两名朝廷最有权势的大臣因为她的原因而交恶,进而影响了国家政治、军事,酿成了巨大的灾难,千百年来,无数士人为此扼腕叹息!李晟、张延赏二人不断地受到人们的指责,作为事件的当事人,他们无疑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作为二人唯一的上司,唐德宗似乎该承担更大的责任吧!


帝王也有痴情种:哪位皇帝娶妓女为妻并恩爱一生

  唐武宗生于元和九年(814)六月十一日,原来的名字叫李瀍。27岁之前,他一直兢兢业业作王爷,任凭皇位在父亲穆宗、哥哥敬宗和文宗几个手里转来转去,而他只是尽情的骑马游乐、求仙炼丹,过着极为小资的生活。一次外出游乐时,他在邯郸结识了一位王姓妓女,此女不仅艳惊四座,而且歌舞俱佳,让这位王爷喜欢得不得了。李瀍当即决定为她赎身,然后带回自己的王府里金屋藏娇。二人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即使后来唐武宗做了皇帝。

  就在他们安享王府生活的时候,大唐帝国的时局却因为立嗣一事而一波三折。当时在位的唐文宗是一位勤劳的皇帝,面对太监干政曾想借助大臣的力量加以铲除,但在甘露之变中遭遇了彻底失败。此后,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等人完全掌握了唐朝中央大权,就连唐文宗册立太子一事都要过问。最初,唐文宗想立哥哥敬宗之子晋王李普为嗣,可惜这孩子命薄,于太和二年(828)六月5岁夭折。无奈之下,唐文宗转而立自己的儿子鲁王李永做了太子。这时正受宠的杨妃却不满意李永,总是找各种机会想废掉他。大概是她的害人之心太过虔诚了,没等她真的动手,李永就已经突然死去,连病因都找不出来。杨妃这下高兴了,极力向老公推荐安王李溶。唐文宗这是也在犹豫,宰相李珏这时站出来力劝立唐敬宗第六子、陈王李成美为太子。经过一番较量,宰相最终战胜了皇妃,李成美顺利成为皇储。

  经过前太子李永暴亡的事件后,唐文宗的身体受到严重打击,除了追赐儿子为“庄恪太子”外,还把火气发到太子身边的宫人身上。他原本计划为李成美举行隆重的行册大礼,但因为这次心结的后遗症却一病不起了。弥留之际,唐文宗密旨宦官枢密使刘弘逸与宰相李珏等奉太子监国。但是另外两个大宦官仇士良、鱼弘志却另有小算盘,如果陈王登基,那么有拥立之功的就是刘弘逸与李珏,他们二人日后就要坐冷板凳。所以二人置文宗的圣旨于不顾,公开提出以太子年幼多病为由,提出更换皇太子。文宗想争却只剩一口气,宰相李珏反对了半天,手里没有兵权,也只能是动动嘴皮子。兵贵神速,仇士良立即伪造了文宗的诏令,册立安王李溶为皇太弟,派神策军赴十六王宅迎请安王即位。

  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小插曲。据《唐阙史》记载,当时安王李溶和颖王李瀍(即唐武宗)都极受哥哥文宗喜欢,而且都住在王爷区——十六王宅。仇良英派出去的神策军是一帮粗人,没有弄明白他的意思,他们一大群人匆匆忙忙来到十六王宅时,却连要迎接哪位亲王都没弄清楚,站在门口傻了眼。宫中的仇良英反应还算快,马上派人一个信任的手下追了上去。然而这人是个脑子明白嘴上讲不明白的大笨蛋,到了王府门口张嘴半天,才傻乎乎地喊出一句:“迎接大的!迎接大的”,意思是安王年长于颖王,应该迎接安王李溶。神策军听到后还是一头雾水,搞不清该接谁。府里面的安王和颖王都听到了外边的喧哗,但是他们在没有最终确定之前都不敢贸然行动。 分页标题#e#

  两个大男人发怵的千钧一发之际,颖王在邯郸带回的王美眉突然发飙。她极其镇定地走出王府,来到满脑子浆糊的神策军官兵面前,用自己美丽的歌喉大声说:“你们所说的‘大的’就是颖王殿下,颖王身材魁伟,当今皇帝都称他为‘大王’,颖王与你们仇中尉还是生死之交,这等大事,你们可要谨慎,一旦出错是要满门抄斩的!”众人一听,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说的是真是假。王美眉毫不含糊,转身回府把隐藏在屏风后边窥视的颖王李瀍推出来,果然,李瀍高大魁梧,所言不虚。神策军二话没说,立马拥颖王上马,护送至少阳院。后来宦官发现迎错了人时已反悔不急,只好将错就错,册立颖王为皇太弟。几天后,文宗病逝,李瀍即位,即唐武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