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唐太宗李世民如何用美人计逼父亲李渊造反

2016-09-04 13:23

  两个美女扶李渊去睡,李渊稀里糊涂地与两个美女上了床。待醒来后闻见一阵异香,他十分惊奇,再一看原来是身边的两个美女在被子里陪着。

  大官儿李渊根本不敢造反。

  作为一个自幼在军旅中长大的孩子,他的性格中充满了坚毅、果敢和叛逆,他反观自己的父亲,的确,父亲在避祸,在韬光养晦,但绝不会扯旗造反。为此他决定不再等待,他要做个时代的强者,决不做大隋王朝的陪葬品。

  作为唐国公之子,李世民利用自己的身份,黑白两道通吃,长孙顺德、刘弘基等杀人亡命之徒,都被他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可他也知道,这群人光膀子抡菜刀那是没得说,但想夺取天下,靠这群蛊惑仔肯定不行,必须要萧何张良一样的谋臣方可。

  他找到了这样的谋臣,那就是他的挚友——刘文静。

  刘文静,大隋朝原晋阳市市长,同李世民交情深厚,由于一不小心和瓦岗军的领导人李密联了姻,所以光荣入狱。此人极富韬略,性情狂傲,眼高于顶,但正所谓轻狂者必有过人之能,就是这个孤傲的刘文静,在未来的日子里,为李唐江山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李世民非常善于识人,在这方面,他比李渊强得太多。他还有一个比李渊强的地方,就是心胸宽阔,这在今后的事件发展中我们慢慢交待。

  李世民望着刘文静,刘文静的眼中闪烁着兴奋。

  这就叫挚友,你还没说,他就已经知道你来干什么了。

  李世民还没说话,刘文静就开了腔:“要收拾现在局面,非学商汤、周武王、汉高祖、光武帝不可!”言下之意没别的:造反!

  李世民更不废话:“那你说怎么造反?”

  刘文静立刻全盘托出他的想法:

  一、举事可以,但不宜大张旗鼓,以防被人所乘。毕竟这年头造反的太多了,你就算登高一呼,也没人搭理你,不如悄然行事,一鸣惊人;

  二、筹集兵马。我刘文静当了这么多年市长,晋阳市谁牛谁软,我再清楚不过,只要放我出去,咱给你招个十万八万的亡命徒没问题;

  三、你老爹李渊手握重兵,咱老子再给你招个十万亡命徒,咱们合兵一处,直取长安,俘虏隋王室,各地的中小股义军为了生存,必来归附,那时再号令天下,谁敢不从?大业定基矣!

  一番话,说得李世民茅塞顿开,大喜过望。什么叫谋臣?所谓谋臣,就是你还在琢磨下顿饭吃什么,他已经帮你把原料佐料都准备齐全了。刘文静对唐朝有开国定策之功,功不可没。

  话都说明白了,那就开始干吧。

  但李世民还有一个障碍没有解决,那就是他爹李渊。作为儿子,他深知李渊这老头的秉性。

  李渊这个人:对皇权,他一向不敢造次;对国家,一向恪尽职守(曾经击退突厥);对人民起义,他敢于镇压(镇压历山飞农民军);对儿子,特别是能干的儿子,只要日常生活中没有时刻讨他欢心,他就不是很信任。估计自五胡十六国到隋朝,杀君弑父的事情实在太多,给李渊造成的心理阴影很大。

  李世民是个干才,自然不精于阿谀奉承,李渊平时不是很待见他,如果贸然提出拥兵自立,老头子不但不同意,可能还会招来一通臭骂。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篇

  所以李世民买通了李渊最信任的人——裴寂。 分页标题#e#

  裴寂时任晋阳宫副监,从职位看,这就是个奉行拍马政策的人。杨广为了能随时游历,在各处兴建行宫,包括这个晋阳宫,搞工程是个肥缺,如果裴寂没有一定的吹捧功夫,怎能谋到这个职位。

  裴寂和李渊的关系简直就可以用“铁”来形容,二人非常对脾气,经常通宵达旦地饮酒下棋做游戏,不分昼夜地玩,说李渊和裴寂是同朝为官,倒不如说他们是一对很要好的哥们儿。裴寂知道,要想在晋阳这个地界儿吃得开,就得和李渊处得好。他做到了,他在李渊面前是大红人,不但这时候是,终李渊一朝,他裴寂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裴寂,自始至终都是李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