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航行自由”行动系军事挑衅 十分危险

2016-05-17 17:37
国防部:美“航行自由”行动系军事挑衅十分危险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4月28日,中国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回答记者提问。中新社记者 宋吉河 摄  中新网4月28日电 综合消息,在28日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新闻发言人吴谦针对南海等相关问题表示,美方所谓“航行自由”行动对中方构成政治和军事挑衅,极易导致海空不测事件,十分危险。此外,还就适龄青年避服兵役、中方参加环太军演进展等热点话题答记者问,以下是此次发布会要点。

  美所谓“航行自由”行动对中方构成军事挑衅

  吴谦介绍,美方很喜欢拿“航行自由”说事,摆出一副为世界和平操碎了心的样子。但事实上,南海的航行自由不存在问题,反而是美方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搅乱了南海局势,破坏了地区稳定,损害了沿岸国家的安全利益。“航行自由”已经成为美方插手南海争议的一个借口。

  吴谦表示,我们认为,美方的所谓“航行自由”行动对中方构成政治和军事挑衅,极易导致海空不测事件,是十分危险的。我们将继续严密监视海空情况,并根据需要采取一切必要措施。

  美巡航南海动摇不了中国军队决心意志

  吴谦表示,简单地说,就是三个“不”字。美国军舰来的再多再频,也改变不了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属于中国的事实,也阻挡不了中国不断走向发展壮大的脚步,也更加动摇不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安全的决心和意志。

  军机赴南沙运送3名重病工人到三亚救治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吴谦表示,4月17日,中国海军1架在南海执行任务的“运-8”巡逻机从永暑礁机场紧急转运李万美、聂彦东、俞春龙等3名患病工人,送往三亚的海军425医院救治。目前,2名轻病患者已出院,1名重病患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他表示,最近网上有句流行语叫,“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当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祖国这艘大船一定会保护你安全。

  “中国今年将在黄岩岛填海造岛”是媒体炒作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南海黄岩岛展开填海造岛工程。对此吴谦回应称,你说的情况我不了解,我想是一些媒体在炒作。但需要明确指出的是,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有权采取措施维护主权和安全,应对各种威胁。

  将适时发布参加“环太-2016”军演信息

  吴谦表示,应美方邀请,中方派工作组于4月5日至8日赴美国圣迭戈参加了“环太平洋-2016”联合军演末期计划会。期间,双方就演习科目、阶段划分、后勤保障等方面的情况进行了沟通,确认了中方参演科目、日程、后勤保障等相关安排。关于中方参演的具体安排,我们将适时发布信息。

  去年以来中日两国防务交流逐步恢复

  吴谦表示,中日防务关系是两国关系中重要而敏感的组成部分。去年以来,两国防务交流逐步恢复。中方希望双方继续开展交流合作,通过对话沟通增进相互了解、管控矛盾分歧,为两国关系持续改善营造有利条件。

分页标题#e#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中印正就边防军事热线进行研究 争取早日达成一致

  吴谦介绍,关于中印边防军事热线,中方一直对此持积极态度。目前两军相关业务部门正就此事进行研究,争取早日就有关安排达成一致,为加强边防交流合作增添新的内容。

  韩方3年向中方移交541位志愿军烈士遗骸

  吴谦介绍,在中韩两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和共同推动下,韩方于2014年至2016年连续3年共向中方移交了541位志愿军烈士遗骸,均已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内。根据两国达成的共识,每年清明节前韩方向中方交接一批烈士遗骸。中韩双方将继续做好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的交接工作。在此,我想说的是,无论英雄走得多远,我们的心总和他们在一起 。

  依法处理极少数适龄青年采取不正当手段避服兵役

  吴谦介绍,个别地方确有极少数适龄青年采取不正当手段避服兵役,对此有关部门会根据《兵役法》、《征兵工作条例》等法规依法作出处理。在此,我也想对这些年轻人说,青春不只是眼前的潇洒,也有家国与边关。


中国外交部:“航行自由”凸显“美国例外”思维

中国外交部:“航行自由”凸显“美国例外”思维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美国国防部4月25日发布报告称,去年共向中国等13个国家执行航行自由行动。 对此,在26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表示,所谓的“航行自由”凸显了美国企图主导海洋秩序、以及对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霸权逻辑和“美国例外”思维。

  在26日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道,美国防部25日发布年度报告称,美军方去年针对中国、印度、印尼等13个国家和地区采取了“航行自由计划”行动,并称对中国采取有关行动旨在挑战中方对海上专属经济区上空的管辖权,以及中国试图在防空识别区限制飞行的做法。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表示,中方注意到美军方有关报告。所谓“航行自由计划”实质无非是美方凭借强大海、空力量以武力和胁迫手段推进其单方面主张。

  1979年美国抢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签订前推出“航行自由计划”,就是要在不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情况下,最大程度维护美国军事力量出入各大洋的自由和机动性,挑战新的海洋秩序。这充分体现了美国企图主导海洋秩序以及对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霸权逻辑和“美国例外”思维。

  华春莹称,中方希望美方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和安全,多做真正有利于维护世界海洋秩序和地区和平稳定的事。


中国船1周两闯日本岛礁近海 中国版航行自由

中国船只1周两闯日本岛礁近海 实施中国版航行自由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资料:冲之鸟礁

  近日,日本媒体报道称中国“海大”号科考船两次进入冲之鸟“岛”(分别是3月14日和3月19日)附近海域进行调查活动。日本海上保安厅通过无线电发出警告,声称依照日本国内法的规定,要求“海大”号停止在日本“专属经济区”内进行调查活动。“海大”号回应这是公海海域,日方随即派出舰船跟踪“海大”号。双方的这次交锋,使得一个老问题再次浮出水面:冲之鸟的法律地位及其周边是否有专属经济区。 分页标题#e#

  “冲之鸟”距日本本土1740公里,在涨潮时基本上都淹没在海水中,只有“北小岛”和“东小岛”有两块露出水面的小礁石。日本历来主张冲之鸟是国际法意义上的岛屿,并为此采取大量人工加固手段以在法理上巩固这一观点。然而从自然条件上看,由一组高潮时露出水面的礁岩而组成的冲之鸟,毫无疑问是礁石而非岛屿;而且随着海水冲刷,冲之鸟的礁石不断遭到侵蚀,已经大部没入水下。因此日本从1987年开始就在冲之鸟礁进行工程作业,先后使用铁块、混凝土层乃至钛合金防护网来防御海浪。在这些人工造岛的基础上,日本宣称冲之鸟为岛屿,并在周围划定“专属经济区”。此次日本对中国“海大”号的行动,就是以此为依据。

中国船只1周两闯日本岛礁近海 实施中国版航行自由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中国和韩国反对日本的主张,认为冲之鸟是礁石而非岛屿,所以不能在其周围划定“专属经济区”;这也是目前国际社会的主流观点。2012年,日本向联合国大陆架委员会提交申请,要求认定冲之鸟作为大陆架延伸的基点(进而可以划定专属经济区),然而委员会并没有对这一申请作出直接建议,也就在间接上否定了日本的主张。因此,日本关于冲之鸟以及“专属经济区”的主张并没有切实的法律和舆论支持。

  此次中国“海大”号科考船进入冲之鸟“岛”附近海域,一方面是老问题的一次新冲突,并没有在法理和实际控制上改变现状;另一方面也是一次探索海洋维权手段的启发,结合去年美国针对中国南海岛礁的“航行自由”军事行动宣示,中国也可以如法炮制、制定中国版的“航行自由”项目,针对某些国家的“过度海洋声索”采取实际行动,宣示中国的海洋主张。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冲之鸟“岛”还是“礁”,这是个重要问题

  中国和日本以及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缔约国。该公约第一百二十条对岛屿制度作出了规定,粗略地区分了“岛屿”和“礁石”,并在该条第3款明确规定“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岩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这里提到的岛屿和礁石,都必须是自然形成的,依据其原本的自然条件来判断其法律地位;因此人工加固或者直接的人工造岛并不能成为专属经济区的依据。因此,日本在冲之鸟是“岛”还是“礁”的问题上采取种种小动作,其目的根本上就是要变“礁”为“岛”,从而圈定这一地区的海域为自己的专属经济区、抢占海底资源。

  因此要反对日本的主张,必须要廓清冲之鸟的法律地位。这一问题可以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如何解释公约第一百二十条中关于岛屿和礁石的区别;二从其原本的自然条件看,冲之鸟是法律意义上的岛屿还是礁石。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海洋权益上反复斗争、相互妥协的产物,这就导致该公约在一些重要概念上存在定义不清、解释多样的问题。存在海洋权益争端的各方往往会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解读这些问题。第一百二十条中关于岛屿和礁石的区分就是这样一个争议点。根据该条第1款的定义,“岛屿是四面环水并在高潮时高于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如果单纯只看这样一个“宽松”的定义,那么“岛屿”这个概念既包括了有几千万人生活的岛,也包括了仅仅露出水面几平方米的礁石;因此第3款特别规定,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本身经济生活”的礁石不具有专属经济区。 分页标题#e#